<button id="pbfdj"></button><th id="pbfdj"></th>
<tbody id="pbfdj"></tbody>

    關于我們

    新聞中心

    劉漢武:我國有能力成為有國際影響力的碳定價中心

    湖北碳排放權交易中心總經理劉漢武:

    我國有能力成為有國際影響力的碳定價中心

    ?

    建設碳排放權交易市場(以下簡稱“碳市場”),是利用市場機制控制和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一項制度創新,也是實現碳達峰、碳中和目標的核心政策之一。全國碳市場將于6月底啟動交易,其重要性愈發凸顯。

    ?

    作為交易“樞紐”的全國碳排放權注冊登記系統(以下簡稱“中碳登”)落戶湖北武漢,主要承擔碳排放權確權登記、交易結算、分配履約等業務。目前,首批電力企業已全部完成資料審核、開戶等工作,進入籌備交易啟動的關鍵階段。如何建設好全國碳市場?近日在接受記者專訪時,湖北碳排放權交易中心總經理劉漢武闡述了自己的觀點。

    ?

    “碳市場機制的建立是碳達峰碳中和目標實現的重大舉措”

    ?

    在劉漢武看來,建立符合我國國情的碳交易制度,是以市場機制應對氣候變化、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重大創新。

    ?

    “碳市場與降低排放總量緊密掛鉤,是實現碳強度或峰值總量目標的最直接手段。量化目標可進一步限制化石能源消費,為控制化石能源消費總量、溫室氣體排放總量貢獻力量?!眲h武表示,碳市場將會覆蓋電力、石化、化工、建材等八大行業,而這些行業的企業正是我國碳排放的主要源頭,能源消費總量分別占到全國及工業比重的50%、75%以上?!敖洕l展,必然伴隨著二氧化碳排放,未來碳排放空間將逐步縮小。通過強度控制,能夠更好平衡經濟社會發展與碳減排的關系,也可體現各地區減排工作的力度?!?/strong>

    ?

    對于企業而言,參與碳市場既有動力,也有壓力?!叭祟惢顒哟罅渴褂媚茉促Y源,對大氣環境容量過度占用,導致巨大環境負擔。碳市場設定的排放控制目標,則明確了環境容量資源的有限性和稀缺性。在碳交易中,減排成本較低的企業處于有利地位,減排可獲得富裕的碳排放配額,并進一步通過交易獲取經濟收益。減排成本較高的企業,可以選擇購買碳排放權配額,不必投入超出社會平均減排成本的代價?!?/strong>劉漢武稱,這樣的市場機制可調動企業減排積極性,解決社會減排成本過高的問題?!敖暝圏c碳市場的經驗也很好驗證了這一點?!?

    ?

    “市場、技術加上資金,三重驅動為實現碳中和目標提供強勁動力”?

    ?

    記者了解到,自2011年起,北京、天津、湖北等七省市率先啟動試點碳市場。截至今年3月,近3000家重點排放企業累計覆蓋4.4億噸碳排放量、成交金額約104.7億元。其中,湖北試點的交易規模、引進社會資金量、企業參與度等指標均位居全國首位。

    ?

    “湖北試點現有各類市場主體9860個,納入控排的企業總排放量2.49億噸,約占全省總排放量的45%,有效覆蓋工業領域的溫室氣體排放。通過市場交易,納入企業累計實現減排收入5.04億元?!眲h武介紹,湖北作為欠發達省份,與大部分中西部省份一樣,尚處工業化和城鎮化高速發展階段。湖北試點的積極成效,充分證明了碳交易制度在中西部省份、乃至全國的可行性。

    ?

    在積累多年經驗的基礎上,劉漢武坦言,在我國能源結構中,煤炭消費占比過大,能源利用效率卻依然偏低。從另一角度來說,其也為減排留下潛力和空間。“廣泛采用成本有效的節能減排技術、燃料和原料替代技術、新能源技術,實施技術轉型可大幅減少碳排放量。碳市場則為企業選擇治理技術供了更大的靈活性和激勵性?!?/span>

    ?

    劉漢武認為,碳減排的經濟價值逐步放大,無疑將催生更多、更好的低碳技術孵化。碳市場特殊的金融屬性,還可為新技術、新產業募集到更多社會資金?!笆袌?、技術加上資金,三重驅動將對加快清潔能源發展、促進能源結構調整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,進而推動經濟向綠色低碳轉型,為實現碳中和目標提供強勁動力?!?/p>

    ?

    “適時擴大碳交易覆蓋行業范圍,讓更多金融機構參與進來”

    ?

    “全國碳市場尚處發展初期,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完善升級?!眲h武進一步稱,所有試點市場均曾面臨制約,包括制度體系不健全、管理機制不順暢、配額分配失衡、市場流動性不足、價格變化劇烈、企業消極履約等多個方面?!巴瑯?,全國碳市場也會經歷逐步完善優化的過程,需要通過總量控制、管住存量企業排放,盡快完善相關政策條例、支撐系統,完善配額分配、排放數據核查等?!?

    ?

    劉漢武舉例,受試點碳市場區域限制,交易不充分、碳價偏低現象尚存。目前,我國試點地區的碳價多在14-90元/噸,而歐盟ETS 2019年平均碳價約為28歐元,2020年持續上漲并多次突破30歐元/噸關口。再如,我國碳市場只有現貨交易,金融化程度不高。歐盟碳市場在建設之初就內置金融功能,實現現貨期貨一體化。

    ?

    “隨著機制體制不斷完善,這些問題將逐步解決?!眲h武建議,盡快明確全國碳市場的金融屬性,諸如碳排放權等環境權益的法律屬性是否可抵質押,金融機構、碳資產管理公司等非控排主體的市場準入資格等。

    ?

    在全國碳市場啟動后,適時擴大碳交易覆蓋范圍,碳金融培育力度將隨之加大,讓更多金融機構參與進來?!凹纫S富交易品種,也需鼓勵碳資產抵質押融資、碳債券等碳金融創新,引導金融資源進入碳市場,助推企業轉型發展。由此,把我國建設成為有國際影響力的碳定價中心,提升我國在氣候變化領域的國際競爭力和話語權。”劉漢武稱。

    ?

    《 中國能源報 》( 2021年05月17日 ? 第?19 版)

    ?

    最新各种偷拍偷窥